《妖言惑眾 ─ 101(武士的一分)!?~~~》
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53095450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老妖雜唸:
這是熱心的朋友們分享給老妖的郵件,
老妖也樂於將這些資訊中的感恩、喜悅與歡樂分享給妳~~~
輕鬆一下,歡樂一下,請以感恩的心多善待妳自己吧!
好東西一定要和好朋友分享的,也要不吝惜的分享出去給妳的朋友們喔!
喜願妳身體健康,平安快樂,順心如意!~~~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齊人有一妻一妾,看似幸福,他也愛在妻妾面前誇說自己交遊廣闊,成天大魚大肉,妻子起疑,一路跟蹤,才發覺良人其實是在城外殯葬場上乞食,然後再回家吹擂。

 

這樣的齊人和木村拓哉在《武士的一分》飾演的「毒見役」武士新之丞,際遇雖然不盡相同,際遇卻是相近的,也同樣有讓人想要一掬同情之淚的感染力。

 

「毒見役」武士的工作就是在領主每回用餐前,試吃廚房準備的食物,試吃的人用肉身性命測試毒性,危險性極高,所以被人稱為鬼役。但是新之丞的妻子加世(由檀麗飾演)並不瞭解丈夫工作的性質,只以為丈夫天天得見領主,身份地位必定非常崇高。

 

木村拓哉飾演的新之丞當然不是齊人,他只有一妻,沒有妾,也沒有驕其妻子,每天在自己臉上貼金的行徑,反而斥責妻子以夫為尊的盲目崇拜是愚蠢的心理作用,因為他號稱在領主家工作,卻是層層阻隔,極難見領主一面,因而他早已厭倦了這種只是單調試吃,風險卻極高的行為,盤算著要辭去工作,回家教授劍道武藝了。

 

故事就在節骨眼上爆發了,「毒見役」的例行工作竟然真的出了事,新之丞吃的海鮮因為料理不當誘發了毒性,昏迷三天後,他的眼睛完全失明了。眼睛看不見的他,理應不能再做武士了,還好領主感念他的犧牲,還是發給他糧俸,讓他不致於失明失業。

 

新之丞因而到領主官邸去謝恩,跪了半天,汗流浹背,卻沒有人出來關問,好不容易領主現身了,卻一個正眼就沒瞧看他,匆匆就擦肩而過。不過是個試毒的小武士,領主不減俸祿,已是照顧,怎麼可能再停下腳步關切失明武士的坎坷人生?問題是領主的快步離去不肯停留,可是傷透馬新之丞的心,畢竟他可是一輩子的幸福與希望都葬送在為領主試毒的這一役了呢!

 

一輩子與一秒鐘的落差,是小人物與大人物的生命砝碼,輕重之別就有如泰山與鴻毛了。  

 

輕描淡寫間,人生現實嘴臉就已無所遁形,這就是山田洋次「舉重若輕」的白描本事,《武士的一分》這段清淡至極的過場戲,卻委婉卻又逼真地呈現了勢利人生的無奈真相。

 

不管是政治圈或職場上,低階人士都憧憬能夠接近權力中心,能夠接近領袖或主管,或許就能與聞國政決策,沾著權力光芒,就就可以對人耀武揚威或指氣使,所謂的大內高手,真正犀利之處不在於他到底有多高明,而是在於他接近了「大內」,即使只是早一步知悉決策,也夠讓他加油添醋地在友朋前面吹噓半天了。

 

檀麗飾演的妻子加世不就是誤信東山津五郎飾演的島田能夠接近領主,能夠進言,確保他們俸祿不減,生活不苦,所以才登門請託而不幸失身的嗎?《武士的一分》其實是一部非常政治的電影,淡淡兩筆,就把權力中心的冷酷,趨炎附勢的人性,濫用權勢的嘴臉,都做了精準的批判與呈現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透過新之丞夫婦的際遇,觀眾可以更清楚看到政治圈或職場上勢力競逐的真相,也可以從自己的生活圈中找到對號入座的啟示錄,山田洋次沒有絮絮叨叨地講弄人生道理,卻讓觀眾體悟出一堂人生哲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